玻璃珠。

[水托]The End

***************

关上家门,世界突然之间安静下来,通往千禧球场的门票所带来的激动和喜悦像一块石头沉没湖泊,就连心也随之沉下,沉默无言。拉莫斯向后背靠了门,保持这个姿势好几秒,然后缓慢地叹了口气。

他脱掉外套坐进了沙发,拿出手机,早些时候发出的有关庆祝的动态现在大概已经拥有不可计的回应数量了。再早一些在卡尔德隆球场上,他的拼搏、他的欢呼,一切都做得很合时合理,像个一心求胜的好队长。

但现在他有这一小段时间,不做皇家马德里的队长,只做自己。

但他还是想了又想,才点进通讯录里。慢吞吞地下翻,找到一个熟悉的备注。给联系人的备注好像没有更改过,只是那空空的讯息记录令他抿了抿唇。他动手编辑讯息。

 

发送至:Nando

—你想见我一面吗?

 

 

*********

La vida seguirá.

尽管失利,时间也还是继续向前奔跑。它从不照顾任何人,圣婴也不。

滂沱大雨浇湿的身体早已擦干了,家里的温暖舒适让刚才经历的一切都蒙上水雾,好像那只是一场梦。

可是是真的。托雷斯咬咬牙,随即就强迫自己清醒了过来。

比赛没有输,可他不只想要赢,还想要赢到最后,想要为了他的家——马德里竞技,捧起圣伯莱德杯。所以一路他都沉默着,不同任何人谈话,一直反思着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也同样悔恨首回合落下了太大的坑。

 

手机提示音表示接收到一条新讯息。

 

大概是哪个朋友发来的安慰讯息。尽管他衷心地感谢他们的好意,但他还是不太想看,便只是瞥了一眼,同时用几秒钟打好如何回复来表达自己不会放弃的腹稿,但……发来的短讯的人居然是塞尔吉奥。

他想干什么?托雷斯皱起眉头,疑问取代了那些官方化的腹稿,要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塞尔吉奥私下联系过了。也不知缘何,恰此时屋外突然起了一声叫喊,叫正有点出神的托雷斯一惊。而当他紧接着回神,一并带回的却还有极其复杂的心情——关乎塞尔吉奥的,或者塞尔吉奥和他的。

还是回吧。

 

回复至:Sergio

—好啊。

过了半分钟,却又再回复一句:

—下次德比是什么时候?

 

 

***************

他不止一次想要走向南多的。

那时队友们已经都走进球员通道回更衣室了,尽管这忽如其来的雨浇不灭竞技的激情,但在庆祝结束之后也实在变得有些令人困扰。他自己其实也已经走到了场边,但……南多又回到了场上,脱掉了上衣任由马德里的冷雨浇洒。于是他回过身,走向马竞的其他球员并和他们握手拥抱。等他借着这段时间在幌子下犹豫完决定还是要找南多,再回头的时候,真正想要拥抱的人却好像已经下去了。

他用一毫秒就否决掉南多根本没有想要和自己接触的这个想法。太荒谬了,怎么会呢。

但现在那个想法在看到南多回复的短讯后又卷土重来了。他先是蒙了一下,然后感到有些恼怒。他清楚南多什么样子是开玩笑,什么样子不是。他最清楚,几乎像本能,而且他必须是最清楚的那人。

而这次恰好不是。

 

回复至:Nando

—你是什么意思

但没及发送敲出来的字母就被删除。

—最近没有空吗?或者联赛结束之后?

他还是放低了语气,对待深藏他心底的这个人怎么能意气。

 

 

*********

托雷斯是真的不知道塞尔吉奥想干什么。

球员通道里他们只有一个单向的眼神接触,那是冠军联赛的音乐响起提示球员出场时,他在抬眼的一刻对塞尔吉奥的一个目光。太短。接着就是双方球员列队握手,皇家马德里的队长松开队友萨维奇的手,沿着队列走一步,握住自己的。像对每一位对手一样地,他致予问候,握手,然后松开、下一位。

托雷斯也一直面无表情,到底塞尔吉奥没有看他,他也没有看塞尔吉奥。

既然事已至此,再者对方身份特殊,那又何必再平添麻烦。

 

回复至:Sergio

—我想还是不了。

 

 

***************

笨蛋费尔南多!拉莫斯耐不住生气地在心里闷吼了一句,然后再也懒想地就去拨通托雷斯的手机号。

心里有些莫名的空落,但那边的托雷斯回完那一条短讯就已当做是最后的回复,因此放下手机了。不料手机再次振动,他的指头移向红色的圆圈。

费尔南多·托雷斯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要用尽力气去拼。就算是塞尔吉奥·拉莫斯,也休想看轻我,休想!

他按下了绿色。

 

“你是什……”拉莫斯忍不住想把原本第一次就要回复的那句话直接说出来,但没想到被托雷斯强行抢断。

“你想干什么,Ser.”

拉莫斯听得出来这是个不带升调的问句,质问的、冷淡的问句。但却是这样的语气,让拉莫斯的心又软下来。大概因为那是南多的声音吧……安静单一的,没有球场喧嚣充当背景杂音的,就像以前亲密无间,挑着不受时差影响打越洋电话的时候。很难记清是多久以前了,总之是令人怀念的。

这会儿他为这次不经大脑的拨号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因为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抱歉,Nando.”

“不需要,我们没有输。”托雷斯皱紧了眉头,语气更加漠然。握着手机转过一个角度,那是他心里有事时的潜意识小动作。

拉莫斯舔了舔嘴唇,他怎么会以为自己心里还只是想着那一场比赛,他又不是不了解南多的品性。“不是的,Nando,不是的。我是说……我们本不应该这样。”

托雷斯脚下蹍着地板,另一只手叉在腰上,又转了回去。

“怎么样?”他隔了好久才说。

怎么样?形同陌路?

 

“我想你,Nando.”他并非刻意地去喊南多的名字,但这一声声听来就像是在把对南多的情意都倾注在言语里。“你想见我一面吗?”他又问。

笨蛋塞尔吉奥。他何尝不想塞尔吉奥,曾经的他的塞尔吉奥。可事已至此,他早已没有理由和他亲密交往。如果塞尔吉奥认为他能忘掉过往相处的每一分钟的甜蜜和快乐,那么他就是世上最大的笨蛋。可到现在,或许做个笨蛋对他来说更好。

“下次德比吧,Ser.”

嘟。通话结束了,瓢泼大雨还未有停止的迹象。



The End

 
评论(4)
热度(36)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