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扎奥】Separation

【【【包括前面的话都是年初写的,角度站在去年年底?自己都不记得了。前几天看到扎奥的同框了啊……感觉又有点忍不住了。嗳,对这对冷cp感情深沉。】】】

 

 

 上个赛季开始就想安利扎奥这对cp了,安利用的文和计划文件夹都还在,但一直没有拿出时间系统地着手去做,就放到了现在。然而现在每每面对这对cp,心情都有种讲不出的复杂,所以大概不会做那个安利了吧。然后一口气写了这个。

有OOC。

完全虚构。

完全虚构。

完全虚构。

 

 

正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奥斯卡也说不清楚。大概是十一月阿扎尔第一次受伤之后,或是赛季初,甚至是更早?

奥斯卡再次觉得自己最近记忆力下降了不少,好像不管记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比如说,自己和阿扎尔多久没有联系了这件事,他也记不清楚。大概是十几天,但感觉又像是已经过了足足半年那么漫长。

这个赛季他已经经历了很多变故,有好有坏,但都是他想忘也不可能忘掉的。阿扎尔很早就受了伤,伤愈又再伤,断断续续可以算是从十一月一直到现在。直到几天前奥斯卡才重新在训练场里看到他。他被安排单独训练,而这次只是因为他还在恢复期。

奥斯卡既松了口气,又感觉心里空空落落的。

最初,奥斯卡还会特地去看望阿扎尔,趁着尽量多的时间空隙待在他的身边,有时还会跟他的理疗师交流。他没觉得哪里不妥,不管作为明面上的队友还是私底下的男友,他本都无心去猜疑。但时间久了,便纵是奥斯卡,也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想法。

阿扎尔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当然,他和奥斯卡还是那么相敬如宾,人前不越矩,人后……也不会有出格的行为。

 

这一年即将要过去,奥斯卡几乎能够确定他们的关系早已出了状况,更多的是在阿扎尔的那一方面——因为主观想法,也因为客观事实。

他渐渐疏远了他。即是难得同场,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太多互动。奥斯卡不知道阿扎尔是没留意到还是觉得没所谓,这让他的心感到有些痛楚。

新的一年悄然到来,马上随之而来的是阿扎尔的生日。去年他应付过朋友之后和奥斯卡在家里开了个两个人的派对,今年他同样在家里举办了派对,但把朋友都邀请了过来——那是一个大派对。

奥斯卡在几天前就收到了邀请的消息。至于自己是不是第一个收到的,他已不太在意了。

那天他如约到达阿扎尔的家里,刚想拿出钥匙却发现阿扎尔的家门大开,几个友人刚刚进去。奥斯卡收起了钥匙,停好车进入了这间他再熟悉不过的屋子。

一个盛大的派对。

友人喧闹,庆祝他们的球星朋友的生日。奥斯卡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香槟。

身边的位置陷落下去,他转头,看见阿扎尔在他身边,手绕到后面搭在沙发背上。

奥斯卡往边上挪了一点,跟阿扎尔拉开了一段距离。

阿扎尔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悦,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我的奥斯卡,这是怎么了?”

“生日快乐,埃登。”他掩饰着尴尬对身边的人说,回避了那个含糊的问题。

阿扎尔的眼色沉得更深了。“谢谢。”他回答说。

他没有追究下去。谢天谢地?

 

同是这一天,网络和媒体纷纷传出阿扎尔想要离开切尔西的传闻。而这一次的受伤,奥斯卡没再去看望。

 

奥斯卡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他本应给予他心灵上的支持,让他知道自己与他同在——不论他是对是错。现在这样的状况不是他想要的,但他也找不到改变的方法。阿扎尔没跟他提起过哪怕一点他的近况,伤情也好,感情也好。

比起分手,奥斯卡更偏向于不了了之这种说法。

他也曾想过同阿扎尔说分手,就当是一个明明白白的了结。可他又害怕阿扎尔误会他的心意,以为他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才这样做。这种胆小的态度让奥斯卡自己感到很不满。

应该要果断的。

 

阿扎尔恢复训练的第六天。训练结束之后的更衣室,奥斯卡慢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慢到队友都走光了,只剩阿扎尔。

奥斯卡终于去到了阿扎尔的跟前,他的表情难得那么认真。

“埃登。”从他的声音却还是能听出他的犹豫。

“怎么啦?”

“你最近在跟别的人在一起吗?”他原本不是打算这样问的,他原本只想干脆利落地说出分手的话而已。

他的心却直白地表达着想要听到否定回答的希冀。

阿扎尔沉默了一下。

“忘了那个问题吧,我不是故意要问的。我想我们是时候正式地……”他仿佛哽咽了一下,“分开了。”

“……等一下?!”

奥斯卡的微笑有些苦涩。他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样,然后立刻就准备离开了。

“奥斯卡!”阿扎尔叫住他,伸手拉住他的手臂。

奥斯卡被拽住了,然后又被拉着转过身去面对阿扎尔。

“不,没有‘等一下’了,埃登。”当初历尽千辛才走到一起的回忆已经浮现,他必须马上离开了。于是他挣脱开来,却被直接整个拉进了阿扎尔怀里。

阿扎尔紧紧地抱着他,克服不利的身高差距,二话不说就深深地吻住了他。他撬开奥斯卡的牙齿侵略进去,缠住他说出分手话语的舌根,眉头紧锁。

奥斯卡克制住胸中汹涌的浪潮,推开阿扎尔,让那个彼此熟悉的、终于又缠绕在一起的味道分开。他从口袋里掏出阿扎尔家的钥匙把它放在长椅上,便匆匆地离去了。

他的眼眶酸酸的,但还不至于像个女孩儿一样柔弱地哭出来。

他把甜蜜的讯息都删掉,家里有关阿扎尔的东西也都通过伊万还了过去。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耳边甚至没再出现过阿扎尔的名字,大抵是他的朋友都照顾他的心情,不去犯这个禁忌吧。

可奥斯卡呢,不断犯禁的人难道不是他自己吗?

会有新的别人的。奥斯卡只能尽他所能地去说服自己。

 

心痛一定也只是暂时的啊。

end



现在好像挺好的。两个小黑(不

 
评论
热度(6)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