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柯南同人】柔情、影子、衷肠[平七/快红/新志]

2016年情人节贺文。三对cp捆绑三段销售。

 

难得是纯甜的。

 

 

 

       无限柔情像
  春水一般荡漾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我驾车来到福冈监狱的铁门外,才惊觉今时离那日的侦探甲子园已有九年*了。我对法律不能说得上精通,也确实没想到她竟会被判刑十二年之久。虽有缓刑,但不知为何,我竟再次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不禁失笑一声,身为大阪府警本部警视,自高中开始便伸张正义的我,又在为九年前的一桩案子过意不去。

我从九年前的小岛上回过神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糟糕!”夸张地叫了出声,好像还是九年前那个年轻活跃的高中生。

浪费了好多探视时间!我不满地咬咬牙,急急忙忙往监狱里赶去。

 

我在会晤室靠墙的一张桌子前坐下,肩膀塌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九年间我时常借着职位和名气的便利来见她,她也给予了我不少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帮助,甚至可以说,她是我功名成就背后的金将*。

不管学生时代还是职业时代,我都从没有与任何一桩案子的涉案当事人如此亲近过。越水七规开了这个先例,却也只是唯一的特例。

 

“想什么呢,服部警视。”被传唤到这里的人一边问着,一边拉开了椅子。她的动作十分从容,依旧不像个困囿在监狱中的犯人。

我睁开眼睛,看见她已在我的对面坐下。她穿着从无改变的囚服,棕色头发比上一次却又长了几分。

“啊,没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来这里都会想起很多事情。”我坦白地对她说,嘴角扬起一个笑容。

时日渐长,她变得越来越成熟,我禁不住想象她若能跟平常女子一样穿着精致的礼裙、职业装,那会是有多么好看。

“热血冲动的你竟也有女高中生一样多愁善感的时候,真是让我意外。”她睁大眼睛,露出一副夸张的表情,但很快便又收回了。“于是呢,今天又有什么疑难案件?”她将话锋一转,一下就让话题严肃了起来。“今天这个日子…该不会是什么情杀案吧。”

“我就不能因为其他事情来看你吗?”我无奈地看着她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心里也有些难过。

她意味深长地拖长声音又提高音调地哦了一声,让我霎时有些慌乱起来,平时在大阪府警里机警英气的形象一时被抛出了玻璃窗外。于是我只好低下头去,从袋子里拿出包装好的礼物,咳了一声之后才单手递过去给她。

“这是什么?”她问我,接过去之后捏了一下那份扁平的礼物。

“啊啊小心捏碎了!”我急忙制止她,声音却是出乎自己意料的柔和。“今天先收下这个,下次给你带新上市的耳机。”

“是什么?”她锲而不舍地又问了一次。

我觉得她在明知故问,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脸颊似乎有些发烫,于是含糊地提高了音量回答她:“你知道的!去年明明也给你送过啊。”

“你是说那盒迟到三个月的糖果?”越水七规平静地反诘了我。

“你知道我在忙那个连环杀人案……”相对于来气,更多的却是心虚,连声音都小了几度。直到听到她掩着嘴轻笑的声音,才轻松了些。

“可今天是2月14日呢,你又不是女生。”她如一贯锐利地发觉问题所在,并用此来调侃我。

“我才不介意那些呢。”我胡乱地给自己解释,苦恼得皱起了眉头。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有人此时前来告知我探视时间已结束了。虽有职务之便,倒也不能太让福冈这边的人为难,于是我只好顺水推舟地点头致谢,然后站起来目送越水七规的离开。

“谢谢你,热血侦探。”她回头,明媚地笑着对我说。

我的情感涌上心头,篡着拳头朝她点头。

至少,今年不再送糖果是个正确决定。

 

希望明年能从越水那里收到货真价实的巧克力。

这样想着,我离开了福冈。

 

 

*九年:《和服部平次共度的3天》于2007年播出,但《柯南》中整体时间从第一集至今只过了不到一年(不知道有没有记错,见谅)。本篇设定是确实的九年后,服部平次已经工作。

*金将:日本将棋中保卫王的重要子力。

 

 

 

       你的影子闪
  进了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
  也时常教人神往

 

怎么回事这个地方……

我行走在看不到尽头的走廊上,抬头能见白锡的百合花装饰,脚下是擦得闪闪发亮的地板。

简直像是哪里的王宫一样……

我好奇又谨慎地观察着左右的光景。右侧是漆成金色的墙壁,左侧的栏杆外则是深沉的夜空,星辰寥落,孤寂的月光笼罩绵延的森林。

太奇怪了……

我这么想着,终于将头转向我的前方,并且意外地发现,不远处漆黑的尽头变成了一扇门。吟唱的歌声从门后传来,优美动听却又飘渺虚无。

怎么觉得有种熟悉感……

我咽了口唾沫,正要伸手去握门把手,门却自动地朝两侧打开了。我看见门后的光景。

屋子不算宽敞却十分地高,可是却没有悬挂那种辉煌的水晶吊灯。木质的地板上铺着一块圆形的毯子,看起来就十分柔软舒适。玫瑰花窗上镂满我看不懂的纹章,光辉的月色迎面照着窗前的女人。她停止了吟唱,仿佛全身心投入到了月光浴中。

她是……?

她穿着一件红色胸衣,裹着的长袍安静地垂落。她的红发被麦穗点缀,披散遮掩白皙的肩部。我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本画着魔法符号的牛皮书本,手腕上却带着黄金的手环。*

她回过头来对我妩媚地微笑……

红子……?

 

“唔哇!”我从床上猛然地惊醒过来,眼睛望向窗外。夜色深沉。

是梦啊……

忍不住对自己翻了个白眼。这个月不知道第几次梦到那个女人了,还以那么奇怪的形式出现……算了,还是好困。我倒头便又睡了下去。

 

后半夜无梦。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闹钟在我的耳边聒噪个不停。我闭着眼睛把它敲停,又赖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才从被窝里爬出去。

我洗漱完毕的时候,寺井正好把早饭端上饭桌。我走下最后一级楼梯,看见那个绯色的身影向我走来。她拢了拢头发,似乎在等我先开口道早安。

真是的。

“早啊,红子。”

“早安,黑羽。”她看起来很满意,先我一步转入了饭厅中。

我坐在她对面吃着早饭,心里琢磨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她用她那些小魔法来开自己家的大门。

“加快速度,黑羽,我还打算在蒙田大道*逛上三圈呢。”

我瞥眼她,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

“虽然身为管家的我很想护在少爷左右,但如果是红子小姐您的话,我这老人家也就放心在这宅子里打理家务了。”寺井冷不丁地说了一大段发言。

我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也无法反驳寺井的情况不适合过多地为我奔波这个事实。好,我不说话。

我斗气地瞪着眼睛吃完早餐以后,寺井推来一个行李箱,并把我们送出家门。我接过行李箱与他道别,他担忧关切的眼神让我不禁露出微笑。

一切准备就绪。

 

飞机准时准点,我和红子并肩而坐。

十万高空,地面早已被厚厚的云层遮盖。我无心地朝旁边投去一瞥,红子正在翻看着一本杂志。她的发丝披散在肩上,不禁让我想起梦境中那个复杂又美丽的她。

她是很漂亮没错……我在心里嘟囔。

她转过头来,恰好撞上我的视线。“怎么了呢,黑羽,看我看得入迷了?”说罢,她大笑起来,笑声是从未变过的特别。

“什么……不说那个,那什么,你今天不要谈谈你那些玄乎的东西吗?”我灵活地扭转话题,试图将她吸引到她更喜欢的话题上。

她酒红色的眼眸忽然一沉,我的心也随之沉下一等。

“占卜的结果……”她再次对上我的视线时,眼眸里写满担忧和认真,“有危险,黑羽。”她又转过视线,“到时候我来接应你,在那之前,你自己当心。”

“哦~你很担心我嘛?”或许是为了舒缓紧张的气氛,又或许是为了缓解她那沉重的担忧,我撑着下巴对她开起玩笑来。

“……废话!”她着急地回敬我。

……倒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呢……

 

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占卜又一次地应验了。我被巴黎的警察逼到落地窗前,滑翔机和一切攀援的绳索都被破坏。我的身后是透明的落地窗户,外面是巴黎灿烂的夜景。我咬着牙齿面对把我围得水泄不通的异国警察,绞尽脑汁思索一个能让我真的凭空踩在五十二层高楼外而不会摔得粉身碎骨的魔术。

我瞥向外面那纯净的夜空,仿佛在祈求它对我伸出援手。

警察让我投降,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忽然闪过一抹纯白的颜色,和我相同的颜色。我的双眼发亮,不假思索地快速掏出刚到手的“情人宝石”将它附在玻璃窗上,然后用扑克手枪的握把重重地将其敲碎。

感谢巴黎的气流运动。起风了,那让我在新闻头条上更具传奇色彩。我向外一跃,披风被吹得鼓胀。

 

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落在一根棍子上。

我赶紧伸手环住前面人的腰。好细,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不过我喜欢。

我回头对那些白痴警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当做是对他们辛苦一天的犒劳。

飞行很快,几乎能和我的滑翔机媲美。我们脱离直升机追赶的时候,已经去到这座时尚都市的近郊。

“呼,安全逃脱!”我松了一口气,手臂搂得又紧了些。

红子的嘴角扬起一个一半自信一半无奈的微笑。“到手了吧?”她把飞行扫帚的速度降下来,我们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我把因没来得及收好的而一直抓在手里的“情人宝石”举起来展示给她看,得意地“嘿嘿”笑了两声。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一阵风刮来,卷去我和她的白色礼帽。她柔顺的绯色长发随风扬起。

她连忙扶稳扫帚,忙乱的表情有一种少见的可爱。她好像看见我在窃笑,于是侧过头来,一语不发地看着我,红发飞舞。

 

我吻上她的那一刻,风停了。

她缠绕着我的黑发的发丝滑落下去,而我正在考虑能否用这块情人宝石向她示爱。

 

 

*她穿着……黄金的手环:一般来说,女神戴麦穗,中世纪只有贵族被允许佩戴黄金首饰,此处指快斗眼中的红子是魔女,却又像女神又像贵族。前文的数种景物装潢,大抵也是表达这个意思。

*蒙田大道:巴黎汇聚了众多世界顶级奢侈品品牌的街道。

 

 


  我总是那样盼望
  盼望有一个晚上
  倾诉我的衷肠
  从今后就莫再彷徨

 

放学的铃声响起,那些稚嫩的声音霎时在小学校园里翻涌起来。

“喂,灰原。”我把书本收进书包里,叫了一声我的同桌人。

没有回应。

搞什么啊这家伙,奇奇怪怪的。一·整·天,都没有跟我说一·句·话。

“我说灰原你啊!”我没好气地转过头去,却发现她人已经不在那里了。“诶?”我下意识地往步美他们那边看去,发现她果然已经在那里,跟那步美他们三个围在一起了。她跟往常一样,站在那里微笑着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话。

我不禁露出了半月眼,一面背上书包一面走向他们。

“啊,柯南君!”步美第一个转向我,面上洋溢着童稚的笑容。

我还没来得及客套“在聊什么呢”,便听到灰原冷不丁地抢先开口道:“大家要不要到博士家玩赛车游戏?上次那个更新版本了。”

侦探团三人都明显地愣了一下——肯定是因为很少见灰原这样主动提出邀请——然后,便兴奋地答应了,还回忆起了上次的输赢。

“真难得啊,你主动邀请大家。”我趁那三人还沉浸在讨论中调侃她说。

“没邀请你。”她看也不看我。

好像听见了我们的对话,侦探团三人渐渐停止了对话。我有些尴尬地看向灰原的侧脸。

 

“不可以这样,小哀!”

“诶?”我和灰原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并看向那个可爱声音的主人——步美。

“小林老师说…不,不可以对伙伴不友好……!”仿佛鼓起勇气一般,步美努力地直视着灰原清晰地说道。

看见灰原那个豆豆眼的表情,我好像有点感动又有点想笑……

灰原一副骑虎难下的表情,憋了好几秒才压着声音说:“好吧。”

 

尽管如此,灰原那个冷淡的态度还是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三个小孩子过够了游戏瘾,博士送他们出到了路口。

……一般只到门口,但我实在无法继续忍受灰原那种态度了。

“喂灰原。”我一脸无语地朝开始准备晚餐的她喊了一声。

“你怎么还没走。”为了够到炉灶,她不得不踩在凳子上,而现在,她正好站在那上面俯视我。

“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我认认真真地问她。

她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异,然后转回面对她的晚餐材料,没有说我所预料的“没什么”。

不是开玩笑……我的心莫名沉了一下。

“喂……”我爬上一个高椅,为了离她更近。我的心里已经在苦恼地挠头发了,舌头也好像打了结一样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可恶!

“你怎么跟兰那家伙一样,有什么不能好好告诉我吗!”我着急地说。

听着我的话,她手上的动作明显地滞了一下,听完全句之后更是直接停了下来。她把切菜刀放下,切了一半的食材被晾在砧板上。

 

“有什么所谓吗?工藤名侦探。”她说着,却始终不抬头,齐整的刘海遮盖她的双眼,落下一层深深的阴影。

我不能出一言以对,只能安静地等她解释今天反常的行为。

“反正你早就认为组织的事与我无关了吧?”她看向我,冰蓝的眼眸像天池一样清澈,也丝毫没有波澜。她微微一笑,我看出其中的无力。

确实越到后来,无论是后方情报的搜集还是前方正面的对决,灰原都越来越少地被牵扯到其中;甚至有很多关键的情报或秘密,她根本就不知道。

“怎么会,灰原,你是……”但我依旧潜意识里寻找解释。

“我没那么笨,江户川,有些事我还是知道的。”她淡淡地说着,语气虽轻却字句有力。

“灰原……”我一时语塞,“你知道……”

“‘我是想保护你’。”她先一步将我接下来的台词道出,并且是毫厘不差地。她了解我至斯。

“但是,江户川。”她转而说。“我说过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现在也一样。”她忽然又低下头去,嘴角紧紧地抿住,久久才松开,继续她的言语。“而且…而且我才是那个把你拖下水的人,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而不是躲在你身后要你保护。”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迟疑地伸出手去搭上她瘦小却坚强的肩膀。被她暴露出来的大男子主义致使一阵愧疚感涌上我的心头,伴随着一种伤害了她的心情的罪恶感。

 

“对不起,灰原。”我垂下眼睛,真诚地向她道歉。“我们是共命运的伙伴。”

“那你以后不会把我排除在外了吧?”她试探地问我。

我考虑了一下,摇摇头,然后对她露出标准的阳光微笑。“不会了。”我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一般情况下。”我觉得自己不负平成的福尔摩斯这个称号所承载的智商,有些洋洋得意起自己机智的补充语。

 

“那坦白吧,朗姆的新动向。”她突然恢复平时冷酷高傲的女王姿态,凭着微弱的身高优势重新俯视我。

嘁,十八岁的样子又不比我高。……*

等等,灰原这个家伙……!刚刚原来在装吗!

“哈?没什么新动向吧。”我摆出无辜的姿态摊开手回答。

“你……!”她愤怒地瞪着我,下一秒又挑衅地笑着说:“工藤新一原来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呢。”

“我看你的演技才是可以跟我老妈同台竞技。”我至少嘴上不输她反驳道。

“你真的分不清真话跟假话吗,笨蛋。”她的语气里带有生气和无奈。

“诶?”我愣了一下,在脑海里回放她刚刚所说的话,好像想明白了些什么,又好像还是不太明白。“想为我做些什么”这句是真话?……

“我的回答也是真话。”于是我说。

她点了点头,一看就知道是在等我给她接下去说组织的正事。

想得美。

“不过现在不是一般情况。”我在心里庆幸自己说了那句补充的话。

灰原看起来又炸毛了,这种时候觉得她还挺可爱的,像一只小黑猫。

呃……不要告诉灰原。

 

“放心,灰原,我不会再把你一个人丢在防空洞了。我说了吧,我们是共命运的伙伴啊。”

但是,灰原,我担心等到真正的特殊情况,我可能还会是惧怕失去共命运之人啊……

感情的事……果然还是不懂啊——!

 

 

*“十八岁的样子不比我高”这个是我个人的喜好,无官方依据。

 

 

 

作者的残念:本来灵感就是从诉衷肠这首歌里来的,结果写出来却和预想中的完全没联系!然而出于私心摆在三段文前的歌词还是没有删…看起来果然还是有点怪怪的吧(摸头傻笑)。嘛…不要在意细节啦!还有第三段文的矛盾也让我苦恼了很久,最执念的cp反而最难以表达呢(借口?)。总之,大家情shao人kao节快乐!

 
评论(1)
热度(57)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