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莫斯科]纸飞机(生贺一发完)

给这个人 @暮湮 的生贺。

生日快乐。


***********************

伊斯科完全睁开迷蒙的睡眼的那一刻起,他明确地听到外面小鸟叽喳的叫声。

多美好的早晨啊,没有下雨,又是晴天吧。伊斯科这么想着,在他的大床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另一个枕头里。唔,他总算习惯用这个柔软的枕头替代阿尔瓦罗结实的胸膛了。但他并没有再想太多,而是又发出了两声懒懒的鼻音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毕竟床本身并不是太留得住他。

他穿上拖鞋揉了揉眼睛踢踏着走到窗边,不得不再次感叹能看清能见的一切这件事情的美好。他抬起手准备拉开关了一晚的窗帘,却又在动手之前一秒停住了手。

他的精神彻底惊醒,心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在自我斗争了至少五秒之后才一下拉开窗帘。

哦不!他在心里喊道,眼睛无望地看着窗台上的一只纸飞机。

 

纸飞机!到底是什么人用的什么办法,这几天以来天天把一只纸飞机放到我的窗台上!伊斯科疑惑极了,这其中又还带有被戏弄的不安。于是他想着干脆把它就放哪儿算了,或许一阵大风就会将它吹走,届时自己只当没有这回事。可他往远处瞧了眼岿然不动的树枝,翠绿的叶一片片落进他的眼。他不知是失望还是心软,总而言之,他还是开了窗把那只莫名其妙的纸飞机捡了进来。然后他直接站在窗边,简单地动动手就展开了那只纸飞机。

 

「亲爱的伊斯科宝贝,你早晨刚睡醒睡眼朦胧的样子可爱极了,我好想亲。1」

伊斯科莫名感到一阵不愉快。亲密的措辞,打印的文字,这还不是哪个狂热的痴汉的作为?重要的是,这种措辞他只希望由他爱的那个人表达出来。其余的人这样,若是超出了粉丝爱慕的界限,老实说,他会有一些反感。不可避免的伊斯科的顾虑中还有些担心的成分,为他自己的安全。虽然因为接连几天收到这样类似的文字,他已经和经纪人商量之后加强了家里的安保,但始终还是难免一点担心。

他下意识地环顾了眼自己房间并没有异样,除了手机正好再一次响起闹铃声稍微惊吓了他。他接受闹铃的提醒,于是锁好了窗将纸飞机放在床头便赶紧地去洗漱,准备好以最佳精神面貌来开启新一天的生活。

 

如常的训练如常的生活,伊斯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在新训练场了。不过好在队友们也时常会和他说话,所以他其实并没有那么落寞。他的自勉的话是,他有自己的职业和生活,并不是没有阿尔瓦罗就不行。

但当疲惫了一天回到家,打开家门的那一刻他的内心也似乎发出一声轰。他累极了,尤其在训练以外的时间还要担心那个纸飞机的事情的情况下。原本纸飞机给他的感觉明明是那么好的……

休息的日子里他和阿尔瓦罗两个人坐在铺了柔软地毯的地板上,阿尔瓦罗一边不带恶意地嘲笑他的坐姿少女,一边用堆叠在旁边的废弃的纸张随意地叠着纸飞机。他反驳阿尔瓦罗幼稚,多大的人了还叠纸飞机玩。阿尔瓦罗哈哈大笑,把叠好的纸飞机扔向了坐在对面的人。后者自是不服输的便想进行反击,而他们两个人这样就可以玩上半天,甜蜜惬意。

幼稚极了。伊斯科想着,转身锁好了门。他带着无奈的笑容走进自己的房间,却听见浴室里隐隐约约传来了水声。他的眼睛一下睁大开来,笑容和怀念的心思也立即收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攥在手里,拨好了求助的电话号码,警惕地望着不应该有人的浴室。

 

水声骤停,又过了一段时间浴室的门才打开。意想不到的人从里面擦着头发走出来,身上穿着大小正好的一套睡衣。

伊斯科吃惊得闭不上半张的嘴,大脑也是一片空白。直到那个人抬起眼睛对上他的,他才接通电源一般恍然醒了过来。他几乎是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他日夜思念的人——说什么不想念,说什么都可以,统统都是骗自己的罢了。他紧紧地抱住阿尔瓦罗,就这样不想再放开。只有阿尔瓦罗才有的自然的气味,伊斯科留恋地嗅了又嗅。他的恋人也抱住了他,露出一贯的俊朗的笑颜。“你回来啦?比我想的还早点儿。”阿尔瓦罗开口说道,仿佛他们没分开过一般。

“你才是。你回来了啊……”伊斯科几乎贴着他所拥抱的人,仿佛怕自己不争气一松手就整个人化掉。

“嗯,我实在很想你,宝贝。”阿尔瓦罗说完,低头亲吻了他的伊斯科。

伊斯科仔仔细细地给予回吻,然后频频地点头表达他也是一样。

“去洗澡吧,今晚终于又可以抱着你睡觉了。”阿尔瓦罗说,手掌使坏地滑到伊斯科的腰窝摸了一圈。

伊斯科答应着,却磨磨蹭蹭收拾这个收拾那个才拖着步子进去浴室,蒸腾的热气早就散的一干二净。他想多看看阿尔瓦罗,毕竟他曾经阿尔瓦罗回来这里拥抱自己的梦境这一刻竟然变成了现实。他满足、欣喜、雀跃,更珍惜。

 

从浴室里出来他毫不犹豫地进到被窝里,然后钻到阿尔瓦罗的身边,那个有温度的,他最心爱的存在。阿尔瓦罗抱住他,和他紧紧地相依。然后在这一个晚上,他们几乎聊到外面的斜月西落。

第二天的早晨伊斯科万般依恋,不必转身他都已经埋在那个结实的胸膛里。他不愿起,只愿时光静止,到永远也可以。但他最后还是向无情奔走的时间屈服了,在闹铃吵闹之前他爬起来关掉了闹铃,好让还没睡醒的阿尔瓦罗多休息一会儿。

今天的伊斯科在走向窗户之前先走向了阿尔瓦罗的行李包,准备着帮他收拾一下东西。他拉开拉链,却发现里面有一架纸飞机。

 

纸飞机……

 

伊斯科努力地平复他的心情,缓缓地展开那架纸飞机。

 

「亲爱的伊斯科宝贝,我回来了,早安。0」

 

Fin.

 
评论(6)
热度(34)
  1. 叉子-Left玻璃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刷三个92年小天使专用w
    好了不刷屏了我扫累了(走开) 好萌的一篇w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