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kun奥]生命中的插曲而已(四)

重复:单纯拉郎,请勿较真。

重复:单纯脑洞,请勿较真。

 

(四)

奥斯卡没有回应阿奎罗明显的疑惑,只是走过去把手里的钥匙放在手心然后朝阿奎罗摊开。“之后如果你再来伦敦,可以住在这里。”

阿奎罗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这里是空置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奥斯卡的心莫名地刺痛了一下,但他完完全全不想管。“我也很少回来。”他又补充道。

考虑了挺久之后阿奎罗终于接过了这串完全的意料之外的钥匙。他道谢,并表示奥斯卡对他也可以不用太疏远——比如称呼,可以改改。

“好的,……Kun。”我们的奥斯卡笑了起来,摸着他的小卷毛,他的眼睛都眯起至于看不见。“噢,对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先去洗个澡什么的。安心,用品全新。”这样说着奥斯卡朝沙发上的人眨了眨眼。

确实是全新。毕竟是早几天才购置的一整套。可怜的是奥斯卡刚把这些用品都收好在这个屋子里,内马尔就给他打来了那个该死的越洋电话。他有些心酸,但很快便勾起了嘴角对自己进行了一番嘲笑。简直够了。

“这可比酒店还要周到。”阿奎罗也放松了些,对奥斯卡说了句玩笑话。

奥斯卡用相同的幽默回应,并把这个视为一个不错的开端。

 

一夜无事,阿奎罗第二天早早地离开了回到了酒店,收拾东西之后赶一程午后的路,回他的城市曼彻斯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儿回味奥斯卡给他准备的“南美风情”早餐,竟然还有关于下次再去伦敦的盘算。

而他确实也再去伦敦了。

这一次他到达伦敦同样是在晚上,纠结之后他还是去到那个他可以暂住的地方。而当推开门,他惊讶地发现奥斯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播放的似乎是比赛录像。

奥斯卡看向阿奎罗,面上满是惊喜,他邀请他的朋友在他身边坐下,阿奎罗也照着做了。他们的谈话从阿奎罗再次来伦敦的原因开始,然后到南美的狂欢节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结束。在适当的睡眠时间,两人说过晚安便各自进入房间。

这一次阿奎罗并没有逗留太久,他办完事情很快就离开回去,奥斯卡却始终没有离开那所房子。他几乎又重新长住在那里了,至于每次阿奎罗来都能见到他在。他们开始一段类似间或同居的生活,就像以前奥斯卡和内马尔。只是这对新的住客之间相处模式更加简单而单纯,平时的接触也不过是并肩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个比赛。

 

久而久之朋友以外的情愫在暗里滋生,奥斯卡感情转移的任务已经取得明显成果。他开始抽空给曼彻斯特打电话,甚至亲自去那个人所在的城市来个一日游——感谢英格兰方便的交通。而阿奎罗也承认他非常喜欢这个朋友,愿意与他交流得更多,或是呆在他的家中逗留更久。

没有人说得清楚这种感情,所以谁都没有打算坦白。自然而然的相处除了偶尔夜里一个人的纠结,对他们来说都并没有什么不好之处。

他们相敬如宾,大约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是一个拥抱而已,似乎是在奥斯卡病倒的那个晚上。

 

阿奎罗是赶过来的,而这个行为其实——就像奥斯卡说的一样——根本就没有必要。

“大惊小怪……你很关心我嘛。”服过药之后奥斯卡的状况看起来好了很多,只是看起来总有些昏昏沉沉。他靠在垫了柔软枕头的床背上,面色看起来难免比往常要差。阿奎罗则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床沿挠了挠头发。他想了挺久都还是没有想到用什么话来表达才算适合,于是只有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傻笑。

不速袭来的寒气使奥斯卡忽然颤抖了一下,这让他感到异常的尴尬。“不好意思,再帮我拿件衣服过来可以吗?”见阿奎罗一下无动于衷,他垂下眼睛又轻声说,“有点冷。”

也就是这个时候,阿奎罗坐到了他刚刚一直盯着的那个床沿上,把奥斯卡拥进了怀里。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但奥斯卡还是推开了他,用病会传染做最为正当的理由。

于是阿奎罗给他拿了厚重的衣服让他盖着,又惯例一样地嘱咐几句,最后连夜离开。

 

之后很快就到了回归各自国家的日期。尽管奥斯卡有所期待,但阿奎罗还是没有来伦敦,只给他打了个电话告知他自己一段时间都不会去伦敦了。

 

事实是他再也没有来伦敦了。

 

奥斯卡看到社交网络上又开始了关于阿奎罗和梅西的议论热潮,他们亲密地相处让队友有时都无法接受。奇怪的是内马尔对于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消息,奥斯卡想也许他只是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心情之类的。

更奇怪的是奥斯卡不是太在乎。

不在乎内马尔,这种事情他从前想都不敢想。

 

奥斯卡退出网页把阿奎罗的消息驱逐,合上了手提电脑把它放在沙发上——那个又很久没有人坐过的地方,然后走到阳台上,像最初的那个心闷晚上一样,吹风。

 

完。


全发完了。这还真是个无厘头的拉郎[。 非常感谢支持的人!!

 
评论(2)
热度(4)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