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kun奥]生命中的插曲而已(一)

前方迷幻请注意。

阿奎罗×奥斯卡。

纯脑补,拉郎配

OOC可能,慎入。

 

其实是一个 内马尔你离梅西远点好吗 联盟。

两人除了球场比赛没有交集,真的只是拉郎。

自己写着玩。如果有好人看,恳请不要较真。



(一)

这是阿奎罗第一次在球场以外单独遇见奥斯卡,在伦敦的夜店。

 

作为行为还算检点的运动员奥斯卡并不常去夜店,但今天不一样。

奥斯卡不愿意去回想几个小时前内马尔是怎样在电话里用带有大男孩羞涩的语气告诉自己他和梅西正式成了一对儿,而自己又是怎么心里堵得几乎要憋出眼泪。内马尔还说了席尔瓦、路易斯以及阿尔维斯其实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他认为奥斯卡作为他最好的兄弟,也应该被告知。

噢,这样。祝你们幸福!

奥斯卡给出这样的回答,然后没有再给内马尔说一个字的机会便匆匆挂了越洋的电话。

 

也就是说这个切尔西的优秀中场,现在正一个人坐在夜店里,一个灯光都打不到的小角落,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他感到莫名其妙,心里十分地烦躁——比在比赛中处于落后的时候还要烦躁。有穿着性感的卷头发女人上来试图摸他的小臂,但无一不被他用没什么礼貌的态度打发走。他并不习惯做个没礼貌的人,但他当下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和女人逢场作戏。

至于那边挨着吧台,正与朋友欢谈的阿根廷人,夜店的灯光可以作证,他的余光早就捕捉到角落里的男人了,不过他一点都不敢确认。

他和奥斯卡一点都不熟络。这一点他绝对地坦认。

但好奇心与同情心还是驱使他放下了喝掉大半又被满上的啤酒玻璃杯,穿过零零散散在走道上调情的男女之后,也走到角落的阴影里边。

“奥斯卡?”阿奎罗压低了的嗓音几乎被夜店激扬的音乐盖过去,但好在他们现在离得近,奥斯卡还是听到了有人在叫喊他的名字,于是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跟前的男人。

已有些醉酒的奥斯卡当即清醒了三分。这个迭戈的长期竞争对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奥斯卡抬起手抹了一把脸,并没发觉自己面容的没精打采。“阿奎罗先生,竟然在这里看到你。老天,我这不是幻觉吧?”他支起一个笑容,似自嘲又似玩笑。

阿奎罗看着眼前似乎是失意了的人,愣愣眨了眨双眼。该死的是他并没听清奥斯卡刚刚说了什么。夜店的嘈杂头一次让阿奎罗感到烦人,于是他对奥斯卡说道:“这里太吵了,我们出去说说话怎么样?”

奥斯卡同意了,但坚持把杯里的最后一口酒都送下肚,然后再起来跟阿奎罗走出去。

 

于是他们面对面站在夜店后门外的巷子里,昏黄的路灯打在他们身上拉出也不是太长的影子。

“你怎么啦?和场上的你差的好远。”阿奎罗主动挑起话头如是说道。确实消极模样的奥斯卡相比起球场上自信沉着的那个,便是看起来都要渺小好多——失意的人都是那样。

奥斯卡突然笑出声来,沙哑的声音把阿奎罗吓了一跳。“阿奎罗先生,”他说道,嘴角还残留莫名的笑意,“我刚刚才想起来——无心冒犯——你和梅西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阿奎罗明显地呆滞了一下,然后回答他说是的。

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奥斯卡笑着摇摇头。“嘿,阿奎罗先生,给我一个拥抱吧。”巴西人突然说,而仿佛担心阿奎罗拒绝一般,他压低声音又补充了一句,“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失恋了的可怜人。”

阿奎罗这下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奥斯卡,然后将他带进了怀里。

不得不说伦敦的夜还是很冷,那么也许是因为气温原因,奥斯卡——史无前例地——紧紧地抱住了一个阿根廷人。阿奎罗感受得到他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同时还不可避免地嗅到了主动扑进鼻子里的酒气。他赋予双臂更多的力量,来同样地拥紧拥着他的人。他们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紧得能清晰地嗅到对方身上自然的味道,而那宣泄感情的双臂用力得似乎是想把对方捏碎。过了很久,他们才撒开双手。

 

然后奥斯卡吻了阿奎罗。

凭借微小的身高优势头稍微低下地,拥抱过后的肢体并不接触地,仿佛不是酒后一般轻柔地,吻了那个叫阿奎罗的人。

 

……What the f**k???

 

未完。

 
评论(4)
热度(12)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