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内斯卡/微玫瑰]Double Date(四)

(四)

四个人去到梅西家时正好看见有人从里面出来,大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个稚嫩声音,确实是在叫“papi”。梅西露出大大的笑容走向走出来的人,阿奎罗却在梅西之前从安东内拉怀里抱过了小蒂亚戈,然后小蒂亚戈乖巧地在阿奎罗脸颊上亲了一下。梅西睁大了眼睛表情写着“你个Kun教什么给我儿子了”,不过蒂亚戈软糯糯一句“Kun叔叔”就让他的表情柔和成一贯的笑容了。他凑过去在蒂亚戈面前,指指自己的侧脸,然后蒂亚戈乖乖地也啾了他一下。梅西高兴地笑着夸赞了他,然后转向安东内拉和她说话。阿奎罗就在那边逗着蒂亚戈玩,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和谐。

奥斯卡和内马尔自然是站在后面被冷落的。奥斯卡转头看了看内马尔,想到他家可爱的小卢卡。“你说卢卡会不会已经把我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提,只好这样说。

奥斯卡马上知道自己的唐突,表情看起来也有相应的不好意思。但是内马尔并不在意,只是笑着说怎么会呢。奥斯卡陷入了莫名的沉默,就算会说话在内马尔面前也似乎变得不会——虽然他们完全有能力聊天聊一整个晚上。

“Ney?”已经开了门把阿奎罗让进屋的梅西叫了内马尔一声。

“这就来!”内马尔应着,拉上奥斯卡就跟着进了屋子。


在梅西的屋子里粗略地绕了一圈之后内马尔和奥斯卡在沙发上坐下,挨得颇近交流着不怎么重要的话题。梅西带着一支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酒回来,阿奎罗走在他的后边分别拎着四只高脚酒杯。

玻璃酒杯放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阿奎罗从梅西的手里接过酒瓶用开瓶器轻而易举地拔出了软木塞,核桃仁的香味四溢。奥斯卡深深嗅了嗅,似乎立即沉醉其中。虽然事实上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喝酒,关系于职业也不能喝,但这香气馥郁的奥罗索实在让休假中的他放松警惕。

梅西拿来一些坚果然后才坐到阿奎罗旁边,而后者正缓缓地往酒杯中倾倒浅黄的酒液,液体流进杯中形成随机却优美的线形。他给内马尔的那一杯明显量少一些,给梅西的则更少。

梅西接过酒杯眼睛盯着他,阿奎罗读懂他的隐藏台词之后对他说:“小笨蛋,你忘了你还要训练吗?”

内马尔倒是没有异议——他早就说要戒酒了,只有偶尔朋友聚会的时候才喝一点,再说他等会儿还得开车呢。

“谢谢你的分享,梅西先生。”奥斯卡接过酒杯之后礼貌地对梅西表达了谢意,然后才将酒杯轻轻摇晃,略微收口的酒杯很好地聚拢了葡萄酒香。他微抿一口品尝,双眼都因沉醉而闭起。内马尔想对他进行一些不过分的恶作剧,但最后还是只是化作一个笑,还有向他递去美味的坚果。

他们在一起继续愉快地谈天,尽管到后来阿奎罗和梅西离开了客厅到外面不知道干什么(内马尔和奥斯卡可没法看到)。安东内拉带着蒂亚戈回来的时候内马尔正好先提出离开,安东内拉表示要送他们出去,两人自然也答应着出了梅西家。


回到内马尔的车上,车的主人习惯性地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锁。奥斯卡拉开车门,而坚果增强了他的饱腹感,致使他坐进副驾驶的时候发出了轻轻的一声鼻音。

“我的伙计,你还满意西班牙的阳光吗?”

“今晚的奥罗索比我从前尝到的任何雪莉酒都要香醇,我是说真的。”奥斯卡笑着回答正在启动汽车的人说。

“我十分同意你的说法。”他明显咽了咽唾液,“真希望能再尝一点点。”他拍打了一下方向盘表示遗憾。

奥斯卡下意识地回味了一下口腔里尚残余的馥郁。

这下内马尔的视线全都集中在奥斯卡的脸上。

奥斯卡感受到他的视线于是转头回望他,表情疑惑,心底还莫名有些奇妙的紧张感。


“你是为什么来巴塞罗那?”内马尔突然问他,表情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对我你完全可以说实话吧,奥斯卡?”

奥斯卡愣了一下。“这……大概只是Kun想梅西先生了吧。”

“那你呢?”内马尔继续问。安静的时候围绕两人的就只有汽车的引擎声。

“我想你呗。”奥斯卡笑着说。“我好像早就说了吧?”

“那你介意我再尝一点奥罗索雪莉酒吗?”

奥斯卡花了几秒去反应,但内马尔却等不及了一般扶住副驾驶座的车椅椅背便往前倾身吻住了副驾驶座上的人。奥斯卡的心怦怦直跳,握住身前的安全带不安地应付这个让他意料之外的深吻,然后在历时几秒的挣扎之后接受并主动地回应。

内马尔如愿再尝到奥罗索雪莉酒的味道,甚至还带一点点坚果的甘味。


“今晚到我家吧,Poker可是也长大了。”

“当然好。”


至于始作俑者阿奎罗?他大概已经和梅西在游戏室里“巅峰对决”了。


END。


最后这一回非常短……。

啊啊啊意外地有好几个人看好感动qwq 这篇到这里就结束了…只是短篇w 不过之后还会再开别的文,希望也有人看w!


 
评论(2)
热度(10)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