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柯南同人】逃狱.[服部平次×越水七规.]

※名侦探柯南AU※平七※

※名侦探柯南AU※平七※

※名侦探柯南AU※平七※


[年代久远的随笔。][AU伪古代欧洲宫廷。][讲述一个无聊的故事。]

 

窄木床上方的那扇十英寸长的铁栏窗口透进了银光,月色在牢门前洒落一地清冷。

棕发女人坐在小床上,眉心微微蹙着,美丽的双眸静静地盯着那一地月光。

一阵之后女人将眼眸闭上了,往后靠去轻轻倚在那面单调无趣的灰土墙上,浅棕色的发丝沾染了尘埃。

 

她想起了数日之前议事厅里的审判。

 

她站在年轻的国王面前,直着瘦弱的腰板,神色平静坦然供认自己的罪行,承认是自己杀了那个毫无人性的男人。

被她所杀的男人和她一样是低等的贵族,虽然她原本应该被立即处以绞刑,但年轻的国王却没有立即宣判,而只是将她押入了地牢。

 

关多久,或是什么时候处死,没有人知道,因为国王再没有将她提起过。她想或许自己会在这个小小的囚笼里就此了此残生,但她却觉得与其这样还不如痛快一死——若是这样,她尚且还可以去见自己最珍视的、却已在九泉之下的她的好友。

她的唇角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而恰此时地牢的通道里传来脚步声。

她转了转眼珠甚至不屑于移动半分,而依步伐和步声听来,她分析来者该是那个将她诡计揭穿的子爵阁下。但还不止他一个,还有另一个人,也是个男子。

 

火把的火光照耀了窄小的牢房通道,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脚步声停,来人驻足在越水七规的牢房前,火光直面驱散了那让人心寒的满地月光。

越水七规随意地抬起眼皮看了看,果然推断无误。于是她微微耸肩,从床沿站起来,提着纯白的囚服长裙裙角走了几步到牢门不远处,蹲身行礼,声音已没有最初的活泼。她问安,道:“阁下。”

服部平次朝她点了点头。

 

高级皮革的便装衣服、精巧锋利的礼仪佩剑,器宇不凡让人感叹他无愧为服部平藏伯爵的嫡子。除了标准贵族特质,越水七规当然还留意到年轻的子爵身后跟着一个小卒,确实应该是看守地牢的士兵。

“是她吗,阁下?”士兵恭恭敬敬地问。

“看起来是的。麻烦你了,退下吧。”说着服部平次便伸过手去,要将士兵手中的火把拿过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浓厚的西部口音,却又富有磁性与男子魅力。

“可是阁下……”士兵有些为难,往里缩了缩手未让服部平次将火把拿走。

服部平次皱起他那双颇有男子气概的剑眉,一会儿又舒开,凑近士兵的耳朵低声说道:“就是找点乐子。”他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一阵停顿之后才继续道,“你们不经常这样么,别以为王宫里的人不知道。”

士兵难耐的时候会让女囚犯为自己解决,或者只是单纯的寻欢作乐。这种本来就见不得光的事情很少人知道,偏偏服部平次就是那“很少人”之中的一个。毕竟他的思维极其敏捷,是一般人所不能比拟的。

士兵脸色煞白,颤抖着将举着火把的手臂复到原本那个正常的位置,战战道:“阁下恕罪!……可是,可是阁下总不能将囚犯公然带出去……”

听言服部平次脸色一改又恢复了平日的爽快笑颜,一手一把拿过火把,另一手重重地拍了拍士兵的背:“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快把门开了吧,我都等不及了。”

于是士兵不敢再说太多,只是冒着冷汗用那把古铜钥匙乖乖地开了牢房的门,然后再一句“阁下”表示退下慌忙离开。

 

越水七规敛着一双柳叶眉看着牢门打开,又看着服部平次拉起自己的手。

“我好像看错您了,阁下。”越水七规并不拒绝,只是冷冷地给服部平次来了这么一句。

说实话越水七规有些失望,本以为他真是那样正义热血的好的贵族子弟,现在看来大概只是个热血的纨绔子弟。一丘之貉呵。

“别说话。”意外地,服部平次并没有生气地否认或是假不正经地承认,他只是头也不回地给身后的人回了这么一句,云淡风轻地。

越水七规皱了皱眉,闭上了嘴没再说话,就那样安静地跟着服部平次走进密道。

 

密道里伸手不见五指,幸好火把还在冉冉烧着,温暖、而明亮。

“这密道除了我和国王、王后还没人知道呢,你该庆幸。”服部平次冷不丁地开了话匣子,还给身后的越水七规捎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但越水七规没有回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密道里没有别人,你不用怕。”

“你要带我去哪里。”越水七规不想拐弯,于是直接地问了出口。

“逃走。”服部平次一下子收起了笑容,默默将她那纤细的手腕握得紧了一些,然后侧过头直直看着她那双宝石一样美丽的双瞳。“……我要带你逃走。”他移开了视线转回头去,不再看她了。

“是你把我带到地牢的,阁下。”越水七规第一次尝试去挣开服部平次的手。

“但我不想你死。”服部平次潜意识般将她的手腕钳在自己宽大的掌中,“……国王已经决定了后天就对你处绞刑。……我不能看着你死。”

“你太热血了,阁下。或许我该说随心所欲?”越水七规放弃了无谓的挣脱,转成暗里锋利的言语。

“那有什么不好的么。”服部平次拉扯着嘴角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王后在等,我们走快点吧。”说着他便稍微加快了脚步,估摸着出口也近了。

越水七规“嗯”了一声,随着他快步穿过这冰冷黑暗的密道。

 

从隐蔽的树丛中出来,越水七规能认出这里是下城区外的树林。

“太慢了。”在树丛外牵着两匹马的、无时无刻不骄傲地扬着漂亮下颌的女人劈头就是一句。

“王后陛下恕罪。”这么说着,服部平次却明显没有太多认真。

“越水七规。”决定不去理会服部平次的王后转向了越水七规,再一次不动声色地打量起这个富有智慧又成熟美丽的女人。

“王后陛下。”越水七规微微一礼,与王后相同地也在打量对方。未梳起的茶色大波浪卷发衬托着那张精致白皙的面孔,越水七规仔细看了才真正感到惊艳。

高贵的王后微微点了点头,抚了抚身旁几乎隐于夜色中的黑马的鬃毛,然后才对越水七规道:“快走吧。”

越水七规还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便听到撕破衣服的“嘶——”的声音,然后一件柔软而温暖的披风落在了自己的肩上。

“阁下……”她看向服部平次,心绪复杂。

“晚上冷,你披着吧。……要我抱你上马吗?”服部平次看了看那件被他撕掉了贵族标志的红色披风,然后看向越水七规并那么问了。

“不用了。……”越水七规拢了拢那件宽大的披风,心里汹涌一阵暖流。

“那走吧。”服部平次将另一匹棕色鬃毛的马牵到自己身边,然后熟练地翻身上了马。“工藤那边就拜托你了,宫野。”

宫野志保点头答应下来,服部平次报以一个笑容。

越水七规轻轻拍了拍马匹,踩着特殊的圆环也上了马。

“走吧,七规。”服部平次说着,眼睛再次看向越水七规。而后者的眼神中褪去了最后的不知所措,恢复了一直以来的自信与明澈,拍马往树林深处而去。服部平次笑着一夹马腹,跟着那在奔马上飘扬的红披风而去。

宫野志保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二人扬尘而去,直到马蹄声绝,才暗道一句“任务完成”,回到卧室。

 

[The End?]

 

几年前写的玩意儿现在看起来羞耻极了←

别理我只是想丰富一下我的Lof←

 
评论(2)
热度(18)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