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珠。

凤凰随记.

所以还是要在lof这边写点东西了,不妨从扒三次开始。


高中开始写了很多作业性质的文章,而得到老师持续好评确确实实是只有两篇。一篇是改编《孔雀东南飞》的文章,因为用半文半白来写所以老师很喜欢;另一篇则是《凤凰夜游》。


凤凰。

在我去过的为数不多的地方之中,凤凰无疑是最美的。一如人们赋予她的美丽名字一样。

然而《凤凰夜游》文章里的“夜游”着实只是我虚构出来的。但是其中所写到的我对凤凰的一切情感,都真真实实。


我在凤凰的时候住的那家民宿事实上并看不到沱江,窗户对出去甚至是隔壁人家的小院子,白天的早上偶尔能看见那家女主人在院子里洗衣服——用搓衣板。不过因为沱江横贯了凤凰小镇,所以其实民宿离江也很近,被一排低矮建筑隔着却还能听到汨汨水声。

沱江也是奔流不息的,江的流水声是从来不让人感到厌烦的旋律。


我时常横越过窄窄的青石板道(虽然或许也不是青石板吧),再走下几步石梯,一个人站在江水边上远眺这美丽的小镇。

在凤凰时我总能睡得美美的,然后又能起得很早——而且是在不需要吵闹的闹钟的情况下。

所以我能看到清早时不一样的沱江。

清早时沱江尚未涨水,水中飘着大片大片的草,远远看去丝毫不美观。但若是走近了看,你一定也能在漂动的细长的叶片之间感受到沱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到晚些的时候水涨起来,凤凰的人们也渐渐醒来。妇女把桶搬到江边边闲谈边敲打衣服,两边的商店陆续开门迎接四方来客。再晚一些,孩童出没在浅水里肆意玩耍,天真自由;而江中,则开始出现有木船,载着前来旅行的人,慢悠悠地游沱江。

我自然也乘了这些小木船。这是凤凰的风情,若不试一回则当真可惜。

当时我是和另外两位男士共坐一艘木船,在经过酒作坊时船夫停船靠岸,意思让我们上去看看凤凰的酒。

从这儿嗅到一丝商业的味道。但我却没有意料之中的不满,而是欣喜地登了岸到作坊里,一一尝试了那里的佳酿。到如今已不记得酒的味道了,大抵都是清冽甘甜的——但和那苗寨里的糯米酒又不一样,最后也捎了一壶的桃花佳酿带回罢了。


坐船时总会遇上别家的船。当此时,我有幸听见船夫唱起苗家的船歌。

虽说是听不懂,可那韵律却还是动人难忘。大抵是苗家的魅力吧。


木舟桃花美酒,虹桥清风江流。


这样美丽的边城。


边城。


我尚且没有读过从文先生的《边城》。直到那一日我站在从文先生的墓前,我才后悔自己并没有先将这本名著品读一遍。若我读过,我便可体会到从文先生当年所体会到的,一份浓厚的、对这个地方——凤凰的爱。

墓前的寒气让人不可久留,肃穆的感觉让人甚至不敢使用相机拍一张照。

——虽然他只是葬在凤凰的一座小山岗里。


在我从凤凰回来的一些日子之后,凤凰发了水灾。从新闻的图片上我看见虹桥被淹没,只剩下最高的亭檐;那个日夜转个不停的大水车,被冲得散了架子。

我扼腕她被暂时冲散的美丽,却又感叹自己所幸在此之前便去了凤凰,以至于她在我脑海中永远是那个美丽的模样。而我猜想她现在应该正一步步恢复从前的模样,但有些事情总不一样。只是毋庸置疑的是,凤凰——这个美丽的地方——只会越来越美丽繁华。


如果有一天再有机会,我还会愿意在凤凰费用我的时光。



 
评论
热度(4)
欧美|足球|DFB|ATM|CHE|FCB|Saúl.
© 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